产品中心

解决方案

星火计划

客户案例

关于奥哲

奥哲徐平俊:行走在低代码的无人区

2021.09.17

人物访谈


编者按

国家“十四五”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,要推动制造业产品“增品种、提品质、创品牌”,开展中国品牌创建行动,提升自主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,培育一批高端品牌。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我国开放程度最高、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,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创新品牌,在技术创新、应用创新、服务创新、消费体验创新方面,逐渐从追赶走向引领新一轮的世界工业和消费潮流。


为将品牌与创新进一步注入大湾区的融合发展,凤凰网广东、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、深圳知名品牌评价委员会联合推出“湾区品牌力量”专题,从品牌故事、品牌出海、品牌变革等角度,对话湾区100位知名品牌创始人,讲述湾区品牌故事,诠释湾区企业家精神,打造中国优质品牌群像,提升湾区品牌国际影响力。近日,凤凰网广东采访到奥哲创始人兼CEO徐平俊。



当前,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,数字经济建设已成为国家发展需要抢占的战略高地。数字化浪潮推动下,越来越多企业拥抱变革,积极寻求数字化转型的最佳路径。


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为了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,满足客户与日俱增的个性化需求。然而,企业可供选择的数字化手段虽有很多,但真正能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并不多。


困顿之际,企业数字化服务商奥哲的掌舵人、“中国低代码实践第一人”徐平俊向业内喊出了自己的口号“低代码,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引擎。” 这一观点其实有迹可循,有行业内的观点,未来,65%的企业数字化应用都将使用低代码进行构建。


热度之下,低代码在业内正饱受争议,其中不乏“低代码是无用玩具”“行业毒瘤”等极端观点……


图1-min.jpg



访谈内容

评判新生事物好坏,要看它能否给客户带来价值



【首席访谈】低代码是行业毒瘤,这个事儿您听说过吗?


【徐平俊】这种文章,我一般看到就直接把他拉黑了。


【首席访谈】你是不关心还是觉得纯粹是无稽之谈?


【徐平俊】我觉得低代码是一个新生事物。所有新生事物在出现时都会有质疑的声音。我们看到云计算刚出来时,大家觉得就是一堆服务器;新能源车出现的时候,也是各种质疑。我认为低代码发展也有一个过程,而我们是实实在在看到了低代码对客户的价值,所以我们坚信我们的路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你们就是典型的实实在在,做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事,你觉得对低代码对行业改造的空间大吗?


【徐平俊】改造很大,特别是传统行业。很多人认为科技行业更需要数字化,但其实传统行业在这块的应用也特别有价值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比如说能改变哪些行业呢?


【徐平俊】举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,家政行业。一个从科技大厂出来的创业者,想通过数字化去改变整个月嫂行业,将月嫂的服务过程标准化,比如喂奶的时间,量体温的时间,服务评价等记录下来。


【首席访谈】你们是直接帮他把想法落地了。


【徐平俊】是的。这个事情意义其实特别大。第一,服务产妇和小孩是很精细化的事情,操作不慎就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风险,而数字化能让所有服务标准化。


这个创业者最开始空有这个想法,但没有系统来实现他的想法,而且这个过程也需要不断的优化。所以他很痛苦,就找到了我们。我们用低代码帮助他把这个想法落地实现了。这两年,他们的服务还在不断细化,越管越细。现在,上千个月嫂已经在线上了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如何看待低代码在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承担的角色?


【徐平俊】今天所有的企业其实都还在寻找数字化的方法,而低代码已经被很多企业所熟知。我们清晰地感受到,企业的核心业务一定是个性化的,而个性化用低代码最容易匹配。所以我认为,低代码是最适合帮助企业解决其最核心业务的数字化,也是我们今天企业数字化的一个最优解。


低代码是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引擎

一个具有颠覆旧模式潜力的新事物出现时,总是伴随争议,而评判是非好坏,最终还是要回归客户价值。十一年进化,奥哲已经在低代码的赛道上持续领跑,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创业初期,徐平俊所领导的奥哲聚焦的是另一个细分领域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徐总,您是2010年创业的,至今也有10年时间。回顾过去10年的创业历程,您觉得当初做低代码这个决定对吗?


【徐平俊】其实我们最开始不能完全算是低代码,最早叫BPM,也是低代码的一个分支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低代码是后来才做的事。


【徐平俊】对,最开始我们做BPM业务流程管理。我们希望通过优化企业的流程,即先僵化再优化再固化,形成一个螺旋式上升,来帮助企业提升管理能力和创新能力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很多大企业,像万科、华为其实都在谈BPM。


【徐平俊】那时候有一个大的背景,中国是世界工厂,制造业特别厉害。但08年金融危机后我们可以看到,大家都面临着新的挑战,所以我们谈产业升级,我们也会看到国内像华为、万科已经通过流程管理实现了很大的升级和飞跃。但很多中小制造企业,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我们想通过BPM来帮助他们来进行产业升级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到现在为止,做BPM的企业应该也没有多少家,如果你们做下去的话,我觉得这个项目的前景是非常赚钱的。


【徐平俊】 小康吧,它确实是一个赚钱的事情。


【首席访谈】这样一个赚钱的项目,这么好的前景,为什么想转型做低代码呢?


【徐平俊】我们2010年开始做BPM,到2014年就做到行业第一。但我们在过程中发现一个问题,BPM是帮企业从有到优,而不是从无到有。所以我们服务的客户都是国内的头部企业,这些客户不管是信息系统建设,还是管理体系机制都比较完善。刚才提到,我们想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、更多的中型制造企业,他们其实没有这样的一个条件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说其实数字化真正要下沉的时候,BPM有它的局限性。


【徐平俊】对,不够普适,实际上很多中小企业连系统都没有,所以通过BPM帮助他们就会有限,甚至帮不到。所以我们就从头来考虑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你就有了去做低代码这件事情,但是其实SaaS也可以来做这件事情,为什么偏偏选择低代码?


图2.jpg


【徐平俊】每个企业是独一无二的,一定有它的核心竞争力,而SaaS是一个特别标准化的产品。我们认为,如果未来创新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那一定会有不标准化的一部分。


我们觉得,如果企业要有更进一步的创新,还是需要低代码这类工具。举一个例子:今天去广州,我们可以选择坐高铁,也可以选择开车。两者之间的差异在于:你坐高铁,你拥有的是跟别人一样的能力。如果开车,我可能会有更多运营上的创新,我可以在东莞多见一个客户,或者再晚一点回来。实际上,低代码会让你的创新空间和能力更大。


【首席访谈】能够跟得上市场的节奏。


【徐平俊】是的,因为我们的社会变化很快,很多企业碰到的问题,不是用标准化可以解决的,需要结合企业的能力去不断演进,所以我们很少谈标准化的复制。更多时候,我们谈商业智能,根据你的实际情况、数据来分析,指导你的管理和运营。


要实现商业智能,就只有低代码。我们认为,正因为商业智能是个性化的,所以低代码才会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引擎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低代码的核心灵魂是灵活,而且能够快速响应细分市场的需求。


【徐平俊】是的,现在大家都要求变,说唯一不变就是变化,特别是现在市场变化越来越快,那么大到像国有银行,小到门口的摊主,都在谋求一些改变,这就是低代码给企业、给社会带来的价值。



不是赚不到认知以外的钱,而是有多少钱买认知

作为2021年上半年数字化领域的热词,低代码迎来了资本和市场的双重追捧。据统计,过去两年,国内至少有15家低代码平台获得超过25家主流机构的投资。这片新兴土壤亦吸引了微软 、IBM、阿里、腾讯等巨头竞相入局。众星云集之际,奥哲在低代码赛道的表现也毫不逊色。


【首席访谈】今年还是会像以往一样保持每年融一轮的节奏吗?


【徐平俊】是的。正在进行中,年底前会完成。


【首席访谈】看来公司的发展是非常顺利的。


【徐平俊】其实还是有很多的波折。有一句话说,你赚不到你认知范围以外的钱,我倒觉得,不是你赚不到认知以外的钱,而是你要花多少钱去买认知。因为我们在早期做低代码的时候,内部还是有很多人不认可的。我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华,我们是自己拿一部分钱,把低代码这块业务独立成另一家公司来做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产品出来其实也挺不容易的,当时的市场反馈怎样?


【徐平俊】刚出来的时候就能看到市场上面的认可。我们刚发布出来,阿里钉钉就来和我们合作,后面也有很多客户、合作伙伴都来找我们。


【首席访谈】你有什么产品来应对中小企业的需求?


【徐平俊】15年我们就开始研发氚云,16年跟钉钉合作,在中小企业里面进行大量推广。这个过程很有意思,我们发现,大型企业对这块的需求也在加强,所以我们在18年开始研发,19年推出了我们针对中大型客户的云枢。但客户诉求是源源不断的,所以我们又做了一个office化的低代码平台——有格,让连数字化管理员都没有的中小企业,都能把他的系统全部落地。


图3.jpg


【首席访谈】再一次把数字化的门槛给降低了,覆盖更多的人群。而这么多产品的塑造,也慢慢把你当初的构想给健全了。


【徐平俊】是的,我们现在可以服务各种类型的企业客户。像中石化、建行这样的大型企业,我们可以提供数字化的第三方平台服务;我们服务的中型企业也非常多,像云丁科技、曦强乳业等。云丁科技在企业不到100个人的时候,就跟我们合作,现在很快都要去敲钟了。他们所有的业务都是构建在我们的系统之上,成长非常快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我觉得你是对市场的感知是非常敏感的,那您以往服务的客户中有没有搞不定的客户?


【徐平俊】坦率讲还好。我们有个数据,客户项目的准时交付率是90%,这在行业里面还是非常高的。我们离客户比较近,刚刚提到对客户很多的感知也是来源于我们跟客户的深度交流,所以我们内部形成了一个叫客户第一的文化。我们的服务是跟客户一起成长起来的。


客户第一的企业文化


价值至上,客户第一,这是徐平俊多年来在创业路上的坚守。也正是这份坚守,奥哲才能一路斩获融资,迅速成长。但在谈及个人能力、企业管理时,徐平俊却显得谦逊很多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您在创业路上走了10年,也有人说您是中国低代码实践的第一人,你是怎么评价自己的?


【徐平俊】是不是第一人我不敢说。不过目前在低代码赛道上,确实奥哲没有看到真正的竞争对手。我算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,同时也愿意去钻研一些东西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听说一个小故事,您在大学期间一个学期就把大学4年的课程都学完了。


【徐平俊】确实,对于自己认准的一些事情,我愿意花时间去研究。当年大学里面有一本书,会把专业4年要学的课标出来。我一看到自己喜欢的专业,就会自学,的确一学期就把它看完了,愿意花点时间去研究自己愿意研究的事情。


【首席访谈】 那还是很有方法的做事,有自己的一套方法。您自己在工作当中也是对自己要求很严的人?


【徐平俊】确实。我的同事们都觉得跟我工作压力会比较大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对他们要求也很严。


【徐平俊】在专业上对他们要求有点严格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所以你自己平时工作生活出差的节奏是怎样的?


【徐平俊】经常出差,比如从深圳出差到杭州约客户见面,结果客户迟到了,而我早上9点左右就到了。


【首席访谈】你比机长还要忙。


【徐平俊】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,我觉得也是很忙,但我还蛮享受的。我一天去杭州能够见三四个客户再回来,我觉得这种安排特别棒。


【首席访谈】你自己是很享受这种状态,但跟你出差的同事们,他们可能就觉得有压力?


【徐平俊】好多同事不愿意跟我一起出差。



【首席访谈】是觉得很难吗?


【徐平俊】确实,我也会反省我自己。管理确实是一门艺术,最近我也在看很多管理学,想看如何把这个关系处理得更好。我见到一些管理者既能够对其他人要求很严格,而且这些同事会很乐意接受它。


【首席访谈】(管理)是一门很深的学问。


徐平俊是的,我也需要成长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您觉得你现在为止还是会什么都管吗?还是放手?


【徐平俊】我对自己这几年的成长还是挺满意的。我以前会看得很细,但现在基本上我是放心的,能够完完全全去放手的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放手有时候自己也没那么累,而且也可以飞得更高,去思考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。那你看,公司从几个人到现在几百号人,从几个合伙人到现在十几家子公司,全国都有布局。从您对行业的感知来看,您觉得低代码的黄金时代到来了吗?


【徐平俊】我觉得到来了,所以我们今年决定全面商业化。前面也谈到我们面向大中小客户的架构已经搭建好了。现在这个点,我们正在全力推进。


【首席访谈】我还记得在你们之前的发布会上,您的主题是“野心告白”,您现在还有野心吗?


【徐平俊】可能比当初更大了。


【首席访谈】如果可以重来的话,你觉得还会做这件事吗?


【徐平俊】这个问题我回想过好多遍,不过我觉得今天就是最好的。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

立即获取您的数字化专属方案

10万+企业用户都加入奥哲数字化改革,覆盖9大行业,500强企业的共同选择

方案咨询
X
电话咨询

电话咨询

09:00-18:30 工作日

400-889-8625

在线客服
f6c2886b70c3a676d9c10e617c64f8ab